開啟絲路的“盲盒”——西北大學中亞考古隊紀事

單獨的(de)(de)遺址要放在(zai)整個區域(yu)內(nei)看(kan)待,中(zhong)國文明(ming)要放進(jin)世界(jie)文明(ming)中(zhong)研(yan)究;中(zhong)亞考古(gu)隊的(de)(de)境外考古(gu),是國內(nei)考古(gu)工作的(de)(de)延(yan)續,是站在(zai)東方視角(jiao)傳遞(di)中(zhong)國聲音(yin)。

烏茲別克(ke)斯坦蘇爾(er)漢河流域西側的(de)西天山南(nan)麓,與《史(shi)記》等文獻記載(zai)的(de)大月氏(shi)所(suo)在地位置吻合(he)。

2016年(nian)底(di),西北大學中亞考古隊(dui)給下(xia)一(yi)年(nian)發掘工作選點(dian),在蘇爾漢河(he)周邊調查了一(yi)個星期,沒有合適的遺址點(dian)。

但最困難的時(shi)(shi)候,也是黎(li)明破曉(xiao)之時(shi)(shi)。

調查的最后一天在拜松(song)。拜松(song)河邊(bian)(bian),考古隊無意中在當地(di)民居旁(pang)邊(bian)(bian),發(fa)現斷(duan)面(mian)上有(you)灰層堆(dui)積,細看,又發(fa)現了暴露的人(ren)(ren)骨;再向南找(zhao),還有(you)陶片和(he)人(ren)(ren)骨。

2017年5月,考古隊在(zai)拜松河邊布(bu)下了兩(liang)個探方。地表下10厘米(mi),就發現(xian)了條形石堆(dui)和(he)人(ren)頭(tou)骨。又布(bu)了幾(ji)個探方,出現(xian)了四(si)五座(zuo)(zuo)、十(shi)幾(ji)座(zuo)(zuo)、20多座(zuo)(zuo)墓葬,密密麻(ma)麻(ma),拉巴(ba)特(te)遺(yi)址就這樣(yang)被發現(xian)了。

如今,該墓地(di)發(fa)掘早已結束(shu)。隨著(zhu)研究成果逐步呈現,經(jing)比較研究后,考古隊(dui)認為,拉巴特遺址很(hen)有可能就是(shi)找尋(xun)已久(jiu)的(de)大月氏文化遺存。

于絲綢(chou)之(zhi)(zhi)路沿線開(kai)展考(kao)古調查、遺(yi)址發掘和文化遺(yi)產(chan)保護工(gong)作(zuo)的西(xi)北大學中(zhong)亞(ya)考(kao)古隊,在王建新教(jiao)授帶領下,從陜西(xi)到河(he)西(xi)走廊(lang)、新疆東天(tian)山、中(zhong)亞(ya),取得一系(xi)列(lie)重大考(kao)古發現(xian),為絲綢(chou)之(zhi)(zhi)路考(kao)古提供了廣為認可(ke)的“中(zhong)國方案”。

向“西”行走

 

王建新的“西行”想法,始于1991年(nian)。

那一年,日本著名考(kao)古學家樋口隆(long)(long)康應邀來到西北(bei)大學講學,舉辦了三場(chang)(chang)與大月氏(shi)有關的(de)(de)講座。和現場(chang)(chang)的(de)(de)中國學者交流時,樋口隆(long)(long)康問(wen):“中國境內月氏(shi)考(kao)古的(de)(de)文化遺(yi)存在哪里?”

現場竟無(wu)一(yi)人回答得出(chu)。樋(tong)口隆康接著說:“要知道,中國(guo)才是月氏(shi)的故鄉。”

月(yue)氏是曾經活躍(yue)在我國(guo)西北地區的(de)游牧民族,在西漢時被匈奴擊敗(bai)西遷中亞(ya)。公元前(qian)138年,張(zhang)騫為(wei)聯合大(da)月(yue)氏夾攻匈奴,第一(yi)次出(chu)使西域,打(da)通(tong)了(le)漢朝通(tong)往西域的(de)道路,“絲綢之(zhi)路”由此全線貫通(tong)。

王(wang)建(jian)新當時(shi)全程陪同樋口(kou)隆康(kang)(kang)并擔(dan)任講座翻譯。樋口(kou)隆康(kang)(kang)之(zhi)問,成了王(wang)建(jian)新的“心(xin)病”:西(xi)遷之(zhi)前的月氏(shi)在(zai)哪里?他覺得這個問題應該(gai)由(you)中國學者給出答案(an)。

但是,絲綢之路的考古研究卻長期被歐美(mei)及俄羅斯、日本學術界(jie)主導(dao)。要想在這個領域做(zuo)出成績(ji),王建新必須離(li)開自己深耕(geng)多年的“舒適區(qu)”。

20世紀90年(nian)代,王(wang)建新在日本茨城大(da)學任教期間(jian),對東(dong)北亞(ya)青銅文化研究取得了不少成果。回(hui)國后他又主持開展中日合作麟游慈善寺(si)石窟(ku)的考(kao)古(gu)調(diao)查,對佛(fo)教考(kao)古(gu)研究積累豐(feng)富。

1995年,王建新出任(ren)西北大(da)(da)學(xue)文(wen)博學(xue)院考古教研(yan)室主(zhu)任(ren)。他和同事們(men)為西北大(da)(da)學(xue)考古學(xue)科的發展制定了十六字方針(zhen):立足長安,面向西域(yu);周(zhou)秦(qin)漢唐,絲綢之路。

不僅(jin)要走(zou)(zou)出陜西,還要走(zou)(zou)出中國,走(zou)(zou)向世界。

月氏是(shi)游牧民族,王建新帶領團(tuan)隊從研(yan)究游牧民族入手,將尋(xun)找古代月氏人的(de)文(wen)化遺存、探索(suo)絲路沿線人群遷(qian)徙交(jiao)流的(de)歷史進程作為學(xue)術目(mu)標,開啟(qi)全(quan)新的(de)研(yan)究領域。

中國西北地區(qu)幅(fu)員(yuan)遼闊,地形復雜,要想找尋一(yi)個2000多年前的游牧(mu)民族留(liu)下的生活(huo)印記(ji),談(tan)何容易。

當時考(kao)古學家們(men)的共(gong)識是中國境內(nei)的古代月氏應該在河(he)西(xi)走廊西(xi)部(bu),《史記》和(he)《漢書》都明確記載月氏在“敦煌祁連間”。

西北大(da)(da)學考古(gu)團隊進入(ru)河(he)西走廊開(kai)始尋找。他們發(fa)現,河(he)西走廊西部是大(da)(da)片(pian)寸草不生的(de)戈壁,間雜著(zhu)一些綠洲(zhou)。

在王建新看來(lai),這樣的(de)地方(fang)只能發(fa)展以定居(ju)農業(ye)和牧(mu)業(ye)為特征的(de)綠(lv)洲經濟(ji)。月(yue)氏是游牧(mu)民族(zu),人(ren)口(kou)規模在50萬人(ren)以上,這個地方(fang)顯然不適合月(yue)氏人(ren)生存。

在匈奴語中(zhong)(zhong),“祁(qi)連”的意思是“天(tian)(tian)”,匈奴語中(zhong)(zhong)的祁(qi)連山應該是天(tian)(tian)山,也就是說(shuo)“敦煌祁(qi)連間(jian)”實際上(shang)是以新(xin)疆(jiang)哈(ha)密(mi)地區(qu)為中(zhong)(zhong)心的東天(tian)(tian)山地區(qu)。

在中國甘肅和(he)新疆進(jin)行了持續18年的考古調查、發掘與研究工作,考古隊初步確認(ren)古代月氏(shi)在中國境內的原居地應(ying)該是以東(dong)天山為中心的區(qu)(qu)域,月氏(shi)人約從公(gong)元(yuan)前(qian)(qian)5世紀(ji)至公(gong)元(yuan)前(qian)(qian)3世紀(ji)期間生活在東(dong)天山地區(qu)(qu)。

“考古人(ren)一定(ding)要(yao)去現(xian)場(chang)(chang)。”王(wang)建(jian)新說(shuo),有(you)(you)很多想不(bu)明白的(de)問(wen)題(ti),只(zhi)有(you)(you)到(dao)(dao)(dao)現(xian)場(chang)(chang)去,才能找到(dao)(dao)(dao)答案(an);也只(zhi)有(you)(you)到(dao)(dao)(dao)了現(xian)場(chang)(chang),才能發現(xian)更多的(de)問(wen)題(ti)。

通過多(duo)年(nian)對(dui)當地(di)牧(mu)民(min)的走訪(fang)和調查,他們發現游牧(mu)民(min)族(zu)(zu)的生活方(fang)式不是完全“游動”的,而是游牧(mu)中有定居(ju):“牧(mu)民(min)冬(dong)季一定會(hui)在背(bei)山(shan)、避風、向陽處定居(ju)過冬(dong)。甚至在夏季里,貴族(zu)(zu)也(ye)會(hui)定居(ju),游牧(mu)民(min)族(zu)(zu)的王庭(ting)因此也(ye)有夏庭(ting)和冬(dong)庭(ting)之分。”

一(yi)撥(bo)撥(bo)走(zou)訪和調查下來,終于有(you)了突破。

以哈密為(wei)中心的(de)(de)東天(tian)山(shan)(shan)南北(bei)兩側,考古(gu)隊發(fa)現(xian)四處早期(qi)游牧文(wen)(wen)化大型聚落(luo)遺址。為(wei)了(le)最終確(que)認古(gu)代月氏(shi)人的(de)(de)考古(gu)學(xue)文(wen)(wen)化遺存(cun),考古(gu)隊又將目光“鎖定”在西(xi)天(tian)山(shan)(shan)的(de)(de)西(xi)端地區——烏茲別克斯(si)坦和塔吉克斯(si)坦。

在西天(tian)山的(de)(de)周緣地帶(dai),他(ta)們通過系統調查,新發現數百處古代游(you)牧文化遺(yi)址;并發掘出迄(qi)今(jin)規(gui)模(mo)最(zui)大的(de)(de)康居(ju)貴(gui)族墓(mu),基本搞清古代康居(ju)分布的(de)(de)南(nan)部邊緣;還搭(da)建起(qi)烏茲(zi)別克斯坦考古史上首座(zuo)保護(hu)大棚(peng)。

發現遺落

自從(cong)走(zou)出陜西(xi),絲綢之路考(kao)古(gu)的每一次發掘都充(chong)滿期待,就像開“盲盒”。

2005年,考古隊在以哈密地(di)區(qu)為中心的(de)(de)東(dong)天(tian)山附近,發現(xian)了石(shi)人子(zi)溝(東(dong)黑溝)遺址群(qun),這是東(dong)天(tian)山地(di)區(qu)一個十分完整的(de)(de)、具有典型性(xing)和(he)代表(biao)性(xing)的(de)(de)古代游牧(mu)民族的(de)(de)大型聚(ju)落遺址。

“每次發掘都會有(you)學(xue)(xue)術(shu)預(yu)期(qi),但都會超出想象(xiang),即使和學(xue)(xue)術(shu)預(yu)期(qi)不一樣,我們也不會失落(luo),因為會有(you)不同(tong)的(de)發現,意外的(de)收(shou)獲。”石人(ren)(ren)子溝遺址發掘負責人(ren)(ren)馬健說。

隨后兩(liang)年的(de)發(fa)(fa)掘(jue)收獲很(hen)大(da)。一座石(shi)筑高臺、四座石(shi)圍居(ju)住遺跡和12座中(zhong)小型墓葬的(de)發(fa)(fa)掘(jue),是整個新疆地區首次對古代游牧民(min)族聚落(luo)遺址科學(xue)系統的(de)發(fa)(fa)掘(jue),其成果(guo)入選2007年“全國十大(da)考(kao)古發(fa)(fa)現”。

通過考古調查(cha)、發(fa)掘與(yu)研究,“我們初步認為,在(zai)以(yi)新疆(jiang)哈(ha)密地(di)(di)區為中心的東天山地(di)(di)區,距今約2400—2200年期間的游牧(mu)文化遺存(cun),可能是(shi)(shi)月氏人的文化。”王建新說,石人子溝(gou)遺址群,很可能是(shi)(shi)與(yu)月氏人有極(ji)大(da)關聯的王庭(ting)遺址。

月氏人在(zai)東天山的生(sheng)活(huo)移動軌跡(ji),呼之欲(yu)出。

要想使這一認識得到(dao)證實和(he)(he)國際學界公認,唯一的辦法是找到(dao)西遷中亞(ya)的大(da)月氏的文化遺存,“將兩處的文化進(jin)行系統(tong)比較(jiao)和(he)(he)印證,如果能(neng)(neng)證明(ming)他(ta)們(men)是同一群(qun)人的文化,最終就能(neng)(neng)解決這個問題。”王建新說(shuo)。

根據中國古(gu)代文獻記載(zai)推測(ce),大月氏(shi)的大致位置(zhi),就在中亞(ya)的烏茲(zi)別克(ke)(ke)斯坦和塔吉克(ke)(ke)斯坦境內。

2009年(nian),考(kao)古隊沿著(zhu)張騫的(de)(de)足跡,追蹤著(zhu)月氏人西(xi)遷的(de)(de)路線,從(cong)新(xin)疆一(yi)路考(kao)察到烏茲別克(ke)斯坦和塔吉克(ke)斯坦,在烏茲別克(ke)斯坦境內西(xi)天山(shan)山(shan)脈的(de)(de)山(shan)前草原地帶開(kai)展考(kao)古調查,全面了解了古代游牧(mu)文化遺(yi)存的(de)(de)分布狀況。

2013年12月(yue),西(xi)(xi)(xi)北大(da)學與(yu)烏(wu)茲別克斯坦共和國(guo)科學院考(kao)(kao)古研(yan)究所正式簽署關于“西(xi)(xi)(xi)天山(shan)西(xi)(xi)(xi)端(duan)區域(yu)古代(dai)游牧文化考(kao)(kao)古調查、發(fa)掘與(yu)研(yan)究”項目的合作協議(yi)。

隨后幾年,雙方組成中烏聯合考古(gu)隊,在(zai)包(bao)括烏茲別克斯坦(tan)撒馬爾罕州(zhou)、卡什(shen)卡達利亞州(zhou)和蘇爾漢達利亞州(zhou)在(zai)內的(de)西天山(shan)地區(qu)進行了連續多次(ci)的(de)系(xi)統考古(gu)調查。

2015年,考古隊在撒(sa)馬爾罕市(shi)西(xi)南20公(gong)里處(chu),發(fa)(fa)現了(le)又一個“盲(mang)盒”——撒(sa)扎干遺址(zhi)。他們在此(ci)共發(fa)(fa)掘了(le)一座大型(xing)墓葬(zang)、五座小型(xing)墓葬(zang)和(he)一座石圍居址(zhi),出土(tu)了(le)一批陶器(qi)、銅器(qi)、鐵器(qi)、石器(qi)、骨(gu)器(qi)、玻璃器(qi)、漆器(qi)殘片等(deng)珍貴文物。

根據發掘資料和對(dui)比研究,考古隊(dui)認(ren)為,公元前1世紀至公元1世紀的撒扎(zha)干遺址屬于康居(ju)文化遺存。

雖不是(shi)大月(yue)氏(shi)(shi)遺存,考古隊還是(shi)頗感振奮——這是(shi)中國人首(shou)次發(fa)掘到康(kang)居(ju)文(wen)化遺存。根據(ju)文(wen)獻記載,大月(yue)氏(shi)(shi)位于康(kang)居(ju)之南(nan),張騫當年正是(shi)經(jing)康(kang)居(ju)抵(di)達月(yue)氏(shi)(shi)。

找到了康居(ju),是否就意味(wei)著離月氏不遠了?

撒扎干遺址的發現把尋(xun)找月氏的范圍縮(suo)小(xiao)到(dao)了撒馬爾罕以南,阿姆河以北的區(qu)域。這時,烏茲別(bie)克斯坦南部的小(xiao)城(cheng)拜松進入到(dao)考古隊的視野。

拜松位(wei)于蘇爾(er)漢(han)河(he)流(liu)域(yu)西(xi)側的西(xi)天山南麓,和(he)《史記》等文獻記載的大月(yue)氏位(wei)置吻合。

考古隊在這片墓(mu)地共發掘了(le)52座小型墓(mu)葬,其中即便是(shi)很(hen)小的(de)墓(mu)都有(you)十(shi)分豐富的(de)隨(sui)葬品。

與上世紀50年代蘇(su)聯學者在(zai)(zai)塔(ta)吉克(ke)斯坦(tan)發(fa)掘的貝希肯(ken)特(te)墓(mu)地對(dui)照研究,考(kao)古隊推斷,拉巴特(te)和貝希肯(ken)特(te)墓(mu)地屬(shu)于同一個考(kao)古學文(wen)化,這(zhe)個文(wen)化分布在(zai)(zai)烏茲別克(ke)斯坦(tan)東(dong)南(nan)部和塔(ta)吉克(ke)斯坦(tan)西(xi)南(nan)部,即所謂的北巴克(ke)特(te)里(li)亞地區,其(qi)時空范圍、文(wen)化特(te)征與西(xi)遷中亞后的大月氏(shi)較為吻合。

拉巴特遺址很有可能就是找尋已久的大月氏(shi)的文化(hua)遺存。

刻畫歷史

中(zhong)亞(ya)考(kao)古隊不僅(jin)在絲綢之路(lu)考(kao)古領域取得(de)了重(zhong)大成(cheng)績(ji),還培養了一批(pi)優秀(xiu)的人才(cai)。

多年的考(kao)古實踐就如同練兵場,從這里走出去的人(ren),不少已經是西北(bei)大學(xue)(xue)文化(hua)遺產學(xue)(xue)院甚至(zhi)是陜西考(kao)古界舉足(zu)輕重(zhong)的人(ren)物。

2004年,王建新(xin)應北京大學林梅(mei)村(cun)教授之邀,前(qian)去做講座,主題是河(he)西走廊古代游(you)牧文化(hua)遺存(cun)。

馬健是林梅村的(de)學生(sheng),讀博士一年(nian)級的(de)時候,聽了王建新慷慨激昂的(de)講(jiang)座,便對這個課(ke)題產生(sheng)了濃(nong)厚的(de)興趣。

征得王(wang)建新的同意(yi),2005年馬健加(jia)入了考古(gu)隊(dui)在新疆(jiang)哈(ha)密市(shi)巴(ba)里坤縣調查古(gu)代(dai)游牧文化遺存。

包括王建新在(zai)(zai)內的(de)一(yi)行八人,背著行囊(nang)到了東天山。那次考(kao)察,他們住在(zai)(zai)一(yi)個廢(fei)棄的(de)工廠里。因為沒有(you)床(chuang)板,縣文物局給送來了門板應急,有(you)一(yi)個板子(zi)是廁所的(de)門,上(shang)面(mian)還寫著大大的(de)“男(nan)”字。

每天他們都要帶(dai)上全部設備(bei),負(fu)重十幾公(gong)斤爬山。為了解(jie)決午(wu)飯,就背上一壺熱水,帶(dai)上一盒泡面。考察條件的艱苦(ku)并(bing)沒有阻(zu)礙他們考古發現的腳步。

2006年(nian),石人子溝遺址群發(fa)掘(jue)。還是北大博士(shi)生(sheng)的馬健(jian),被王建(jian)新委以重任——負責整個發(fa)掘(jue)工作。

作(zuo)為一個外校(xiao)的(de)博(bo)士生(sheng),不僅能(neng)夠參與項目,還被委以(yi)重任。馬健(jian)說,王建新的(de)開放和包(bao)容鍛(duan)煉了他。

從考(kao)古隊成立之(zhi)初,王建新就秉承著(zhu)開放(fang)包容的態度,凡是有志(zhi)于絲綢之(zhi)路沿線考(kao)古的人,無論國(guo)籍、單(dan)位、學科背景(jing),都(dou)可以(yi)隨時加(jia)入。

2009年(nian)畢(bi)業后,馬健入(ru)職西北大(da)學(xue),除了家在陜西,很大(da)程度上(shang)是對(dui)考古(gu)隊的工作感興趣(qu)。

此后,馬(ma)健每年(nian)都(dou)在(zai)東(dong)天山開展(zhan)考古工(gong)作,積(ji)累(lei)了很(hen)多游牧遺存考古的經驗(yan)。他(ta)知道,要探索文明還需將視野(ye)拓展(zhan)得更廣。

天山(shan)廊道大部(bu)分(fen)區域在我國新疆,文(wen)明的交(jiao)流不僅有東西向的,還有南北向的。多種人群(qun)和文(wen)化在這(zhe)里匯(hui)聚、碰撞、交(jiao)融(rong),要(yao)梳理這(zhe)么(me)多文(wen)明變遷(qian)交(jiao)流的脈絡,還要(yao)往(wang)更(geng)廣大范圍去尋找。

2014年,在(zai)王(wang)建新帶領下(xia),馬(ma)健和任萌(meng)、陳愛東等(deng)團隊骨(gu)干一(yi)起前往烏茲別克斯坦澤拉夫善(shan)流域、蘇爾汗河流域開(kai)展考古(gu)調(diao)查。調(diao)查下(xia)來發現這里的遺存非常豐(feng)富,從舊石器(qi)、青銅時代到波斯時期、希(xi)臘化時代、貴霜(shuang)王(wang)朝(chao)、中世紀(ji)等(deng),為學術研究積累了豐(feng)富的素材。

如今,馬健已(yi)是西北(bei)大學文(wen)化遺產學院院長,任萌是副教授;陳愛東入職(zhi)陜西省考(kao)古研究院。活躍在中亞考(kao)古發掘現場的年輕(qing)人(ren)一(yi)(yi)茬(cha)接(jie)一(yi)(yi)茬(cha),成長了起來。

盡管國內(nei)已經有(you)現代化、成熟(shu)的發(fa)掘方式(shi),但(dan)在境外發(fa)掘,他們很謹慎。拉巴特遺址的第一個墓(mu)葬發(fa)掘時,他們現場(chang)手工畫圖、用尺子量(liang),手動做現場(chang)的三(san)維空間(jian),效率很低。

參(can)與發(fa)(fa)掘的西北(bei)大(da)(da)學(xue)文(wen)化遺(yi)產學(xue)院博士研究生唐(tang)云鵬,將電(dian)腦三維建(jian)模用到(dao)了(le)現場(chang)。發(fa)(fa)掘效率大(da)(da)大(da)(da)提升的同時(shi),現場(chang)發(fa)(fa)掘技術也得到(dao)了(le)檢驗。

因著開放和包容,一大批專家學者和學生加入(ru)西北大學中亞考(kao)(kao)古隊。除了國內(nei)各考(kao)(kao)古機構(gou)和大學的(de)(de)學科(ke)背景的(de)(de)考(kao)(kao)古隊員,烏茲別(bie)克斯坦不少(shao)高校的(de)(de)師生也加入(ru)考(kao)(kao)古隊工作。

考古隊在烏茲別克斯坦創立和(he)(he)推行(xing)了(le)人(ren)才培(pei)養、遺址保護、考古發掘三結(jie)合的工作(zuo)模式,毫(hao)無保留地向烏方人(ren)員(yuan)傳授(shou)知識和(he)(he)技術,培(pei)養了(le)一大批專(zhuan)業(ye)人(ren)才。

2018年考古(gu)隊發(fa)掘拉巴特時,費爾干納(na)大學二年級學生馬(ma)娜利用暑假時間參與一(yi)座墓葬的發(fa)掘,考古(gu)隊老師手把(ba)手教她。馬(ma)娜準備返校前(qian),考古(gu)隊按照標準支付給她補助(zhu),但她堅決不要(yao):“來這里就是為了學習,跟中國(guo)老師學到很多學問(wen),這比金子(zi)還珍貴。”

遺憾的是,發掘完拉巴特遺址之后不久,中亞考古隊的現(xian)場考察和發掘工作就(jiu)暫停(ting)了——新冠(guan)疫(yi)情讓他(ta)們無法再去(qu)現(xian)場。

考古隊有了大(da)量時間整理考察和(he)(he)發掘成果。從2020年初至今,考古隊已有四篇新的(de)論(lun)文(wen)發布,論(lun)證講述月氏和(he)(he)貴(gui)霜的(de)關系(xi)。

“積壓下(xia)來的后期整理(li)工作(zuo)很(hen)多,這也和(he)考古隊沒有穩定的隊伍(wu)有關。”王建新說,盡管參與的人很(hen)多,但大都是在考察和(he)發掘現場(chang)。2018年,西北大學絲綢之路考古中心(xin)成立,但人員(yuan)和(he)機制保障還有待完善。

中亞考(kao)古(gu)不(bu)光是野(ye)外(wai)工作(zuo),需要(yao)穩定的(de)(de)(de)研究人員(yuan)保障后期的(de)(de)(de)成果整理。“中亞的(de)(de)(de)考(kao)古(gu),不(bu)是一(yi)(yi)時的(de)(de)(de),是長期的(de)(de)(de);不(bu)是一(yi)(yi)代(dai)人的(de)(de)(de)工作(zuo),需要(yao)幾代(dai)人的(de)(de)(de)探(tan)索。”王建(jian)新(xin)說,他們要(yao)用(yong)考(kao)古(gu)學成果,重(zhong)新(xin)書寫絲綢之(zhi)路(lu)的(de)(de)(de)歷史。

原文鏈接:

聚焦“四個面向” 不斷提升高校(xiao)科技(ji)創新(xin)能力(li)

下一篇 >